易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19:05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历腊月二十九,医院配送完的当天下午,高忠楠感觉身体发冷、头晕、浑身无力。回到站点测量体温,结果显示38.6度。高忠楠和站长汇报后,马上赶往附近的电力医院检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忠楠进拉着小推车进小区。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民送口罩、酒精、护目镜,“心里暖开了花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装车也是一门技术活。红色的快递小车内,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各栋楼的包裹,每栋楼分区摆放,并且按照楼层高矮依次摆放,“从车头到车尾,靠近我的包裹是高楼层的。”这让高忠楠省去了很多再次寻找包裹的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陈先生的母亲在社区卖菜,经常接触新发地往返的工人,所以在6月15日,陈先生所在的恒通商务园区要求其居家隔离14天,之后陈先生为了保险起见,自费去北京谱尼做了核酸检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虽然小区因为疫情封闭产生了距离感,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更近了。”高忠楠说,疫情不但没有造成阻隔,反而让他收获了诸多善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虽然当时也怀疑自己感染新冠肺炎了,但我想防护是挺到位的,希望不是。”高忠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部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高忠楠从不迟到,每天早晨不到6点就赶到北蜂窝营业部,卸车、分货,一刻不停歇,同事们形容他工作起来像“打了鸡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在是虚惊一场,最终各项检查显示,高忠楠只是得了普通感冒。高忠楠回忆,自己当时如释重负,打完吊瓶后感冒症状几乎全消失了,晚上十点回到站点,将未完成的一个配送单送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忠楠蹲在快递车前,等待客户取件。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